welcome to here!

【原创】灯芯草——能使尸体保鲜,但也能让爱情保鲜吗?(今日已更新)

关键词:浇浆墓夫妻合葬男东女西灯芯草石灰布衣
作者说:昨天看到中央10台的一个节目,突发灵感,码下这些字,对于考古什么的专业知识真的不太了解,也在努力的查找些资料,希望学考古专业的同学们不要介意,都以娱乐的心看这些字吧,各位看官多多担待。



随着挖掘工作的进行,土坑中央,两具石棺棺顶渐渐被暴露出来。
凌闫独自蹲在坑边,垂着头,右手耷拉着,凝视脚边的碎石,两眼焦距散开、聚合,反复交替。
“喂!”汪瑜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边,整个人倾斜过来。凌闫脚下不稳,险些栽倒在地。汪瑜小心翼翼的捧起她的右手,见她掌根处的纱布又被新血浸的鲜红,不禁眉心皱起,“还疼吗?这明代的破碗也太不留情了。”
“不疼。”凌闫侧过头嬉皮道:“师妹这么关心我,难不成爱上我了?你是疯儿,我是傻……”说罢兀自唱了起来。
“死没正形的,不理你了!”汪瑜娇啧,脸却更贴近她的手,夕阳映在颊上,泛着潮红。“我跟我爸说了,一会儿开棺的时候就不叫你了,免的感染。”
“好嘞。”凌闫欢快的应道,可是心里却一点也兴奋不起来,自从被那瓷碗划伤,一种莫名的感觉在心中膨胀。
“汪——瑜——”叫声打断对话。“我在这。”她朝下摆手示意,雪肤映着残阳,变的透明。凌闫盯着那摆动的手臂,思绪又飘远。
“师傅让你下来,人手不够。”
“这就来。”那人见汪瑜起身便又埋头苦干起来。
“小闫子,你老实儿的在上面呆着,我一会儿就来。”说着抽出腿上的工具向下跑去。
石棺露出了三分之一,根据专业知识便可判断为一具夫妻合葬墓,男东女西。汪成华组织人员准备开东边主馆,做好一系列保护措施后,几人将工具顺着极其细微的棺缝绕过圈,却没能找出可插入的缺口。换成楔形丁板,用锤子缓慢将其订入,开起一个够撬杠头勉强进入的缝隙,众人忙活了半个小时,终于将5个撬杠都嵌入棺缝。
“1.2.3.1.2.3”五个小伙子使劲浑身解数也未能将撬杠压下一分一毫。
眼看着太阳落山,汪成华急在心中:恐怕刚才的撬动使空气进入棺内,化学成分遭到破坏,若等到明日天亮再动可能就看不到最接近初始的馆内情况。无奈只好嘱咐大家坚持,又按原法嵌入4个撬杠,9人一起发力,棺盖终于有丝微摇动。
坑上的凌闫看的心痒痒,许久都没碰到这么大的墓了,不让参与开馆,着实为夺君子所好的行为。又见底下这僵持不下的情况,一路小跑到旁边的休息棚,胡乱穿上保护服,蹿下坑去,生怕赶不上开启的瞬间。
她站到石棺的前面喊起口号:“1.2.3起!”身旁的师兄见她,笑了笑。凌闫向对面努了努嘴,示意他过去帮汪瑜的忙。他跑过去,接替汪瑜握住撬杠,“1.2.3起!”9人合力,力道平均,再加上汪瑜的外抽助力,石棺终于平移出一道缝隙,从凌闫的角度刚好看到棺液中飘着缕缕黑发,“可能是新鲜的,快,用力!”经她这么一叫,本已筋疲力尽的众人又重燃激情,力道一下大过一下.。
半顷,棺盖已推开过半,凌闫手腕隐隐作痛,再也发不出丁点力量,抽手作罢。细细观察着眼下的“新鲜”——经过千年浸泡,肤色已变为土黄,脸部还有些浮肿,但辨析那五官轮廓可知,生前定是位美人,丹凤眼,小巧的鼻子,微张的口唇……
“喂!小闫子!”汪瑜扰民道。
“嗯?什么?”凌闫回神,脑中飞掠过无数画面,太快,以至于太阳穴有些酸胀,她没在意,当是多天劳累的成果。
“看的那么入神,难不成被这女尸摄去心魂了?”酸溜溜的味道。
凌闫的注意力显然没在这话题上,“师傅,您看这是浇浆墓吗?石棺内还有一层木质的棺椁套着。”

  • 相关tag: 黑鹰坠落选集